會員登入│Search

STO

.

建築師 AE Arquitectos, Estudio de
Arquitectura de Gijón, Gijón, 西班牙
使用機能 商業建築
基地位置 Velatorio Jove, Avda. Eduardo Castro
S/N, Gijón, 西班牙
建造期間 -
使用產品 Sto經典型外牆外保溫系統 (StoTherm Classic)
Sto荷花王外牆塗料 (StoLotusan)



建築背面設計了一條長匝道,通往入口處
希洪Velatorio de Jove殯儀館

我們瞭解大多數歐洲國家乃至世界各地的風俗,我們注重文化差異。
儘管如此,除非參觀一所著名公墓,很少有人會關注喪葬文化。即便如此,也難言不是走馬看花。

西班牙希洪的Velatorio de Jove殯儀館與眾不同,從建築角度來說頗有看點,而且它遵守的是家庭守靈傳統,與逝者告別不需要固定儀式。


 


貼有外牆面板的塔樓裡設置了樓梯通往各層,同時將入口處與停車場及街面相連。


從東面看,建築左邊是接待處及辦公室,右邊是樓梯所在的塔樓及公共停車場。


長方形建築長達70米,右邊是接待處,西端是功能區,並建有地下室。



1960年,在中歐,如果有人不幸辭世,通常先由殯儀館取走遺體,接下來的幾天中舉行告別儀式。有時在入土或火化前,會將逝者的棺材打開供人憑弔。一般情況下,現場氛圍是莊嚴肅穆的。人們低聲屏氣,燈光調暗,現場佈置及來賓著裝都以黑色為主,氛圍顯得沉重壓抑。只有在儀式結束後,來賓才得以舒緩,能夠較為輕鬆地談論逝者。

在歐洲,傳統的守靈已經化作歷史,只能從油畫和電影中窺見一二,從中瞭解到逝者被置於廳堂供家屬及親朋好友弔唁一至兩日。其實,真正的守靈是與逝者的告別,無論正式還是私密、三三兩兩或獨自一人。告別方式各異,甚至是痛哭流涕。

位於西班牙海濱城市希洪的Velatorio de Jove殯儀館恪守這種守靈傳統。然而,專案設計過程中,建築師Alfredo Estebanez Garcia及Eduardo Garcia Diaz並沒有將注意力完全放在如何引發憑弔者傷痛,而是希望通過空間分佈、自然採光及開放式設計,鼓勵各式各樣的追悼和告別方式。
從街道望去,長度將近80米的長方形建築植入南邊坡地,看上去似乎只有一層高。
4米高的天然平臺上,多扇窗戶朝向港口方向開設。


開放式過道寬敞明亮,簡潔乾淨,擁有完整的港口視野。

這裡沒有使用宗教符號來標誌建築用途,只有一個不顯眼的殯儀館記號,位於通向停車場的道路入口處。停車場位於整個基地後面,這裡地勢較高,相比街面高出近10米,可以看到主建築屋頂。入口處位於建築後面,設置在一個引人矚目的塔樓狀方形建築內,這裡同時設有電梯和樓梯,人們由此入內。入口處後面是門廳,左手邊設置了一張櫃檯。走過櫃檯,感覺一下子豁然開朗,左右兩邊都是寬敞的大廳。

大廳的整個南外牆分為兩個功能區,這裡可以縱覽開闊的港口。左邊是接待區,右邊是長達50米的過道,除了傾斜屋頂上清一色的橫樑,外加5組等距離分佈的長沙發椅,幾乎沒有其他佈置。每組長沙發椅都標示著一個入口,裡面各有一個廳堂、一個衣帽間、一個洗手間、兩間設有軟席供家屬和親朋休息的房間,以及一個停棺室。逝者通常會在此停留一兩天接受弔唁。之後葬禮將在公墓舉行。


過道盡頭往右看,是長長的大廳,這裡設有多個觀景台。


建築師努力在安靜肅穆的基礎上,賦予公共區域開闊明朗的感覺,同時保護隱私。
房間無論大小都呈現出不加矯飾的洗練與平和,其設計與建築品質還通過完美的施工及表面明暗反差得以體現。對於自然採光的運用既有創意又有成效,包括天窗、庭院,還有投影。建築師還利用室內與室外的人造光進行分區和空間規劃,或突出不同區域。

殯儀館同時可以容納5名逝者,使得來賓不至於感到孤獨。只有提出要求並具備資格者才能進入內室、站在打開的棺材前告別。守靈儀式不屬於任何特定宗教,可以說殯儀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向逝者致敬。




就連東邊的開放式入口所在塔樓也展現出傑出的工藝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