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Search

STO

NO.6 Museum of Modern Art in Warsaw

建築師 Camilo Rebelo
使用機能 美術館
基地位置 Warsaw / 波蘭
建造期間 -
使用產品 -



草圖:Camilo Rebelo
 
Camilo Rebelo Arquitectura
現代美術館,華沙,波蘭

    遊行廣場位於科學文化宮背後,一直以來,這一地區如何進行市政改建是華沙市政府所面臨的難題。最終,這裡將興建起現代美術館,作為一系列改建的開端,並最終將整個廣場改造成集市般的聚集地。葡萄牙建築師Camilo Rebelo是眾多參加設計評比的一員,他的作品得到了特別認可。

 


雪中屋頂:現代美術館的屋頂一年四季開放。

  對於參加設計競賽的建築師來說,如何處理廣場上建於1952年至1955年期間的社會主義古典主義建築,無疑是最大的難題。這棟建築是當時蘇聯送給波蘭共和國的禮物,長久以來也被視作極權政府壓迫的象徵。與柏林的共和國廣場不同,波蘭人沒有將其拆除,而是與其和平相處。高達230公尺的塔樓早就成為城市的地標,整個科學文化宮被列為保護建築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們對美術館感興趣,並不是因為相對於歷史背景和周邊環境而言它是一個關鍵性的存在,也不是把它視作一個巨大的挑戰,即以一種大衛面對哥利亞般的心態去面對面積佔據壓倒性優勢的科學文化宮這棟建築。如果抱以過低的姿態,就會削弱新建美術館的獨立性,使它失去自我,損害到其個性和特色。”Camilo Rebelo說。在他看來,作為打響遊行廣場改建的頭炮,現代美術館應該創造新的關聯而不是為過去的陰影所籠罩。


美術館的心臟是貫穿整個建築的大廳,兩旁紅色的露石混凝土牆壁裝飾有常春藤淺浮雕。

因此,他的設計尋找一個新的對立面:鄰近的公園。在他的筆下,建築體量緊湊,外牆的特色是一系列折疊,外形像一個人造的多面體結構;然而,最外層的綠化也讓人聯想到了這看上去多少像一個尺寸超標的籬笆。某種意義上來說,新建築以微妙的方式對巨人般的科學文化宮發出了一絲嘲諷。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屋頂設計了不規則的幾何高峰,呈現出一種景觀特色,也突出了附近的公園。觀眾入口設置高於地面,分別位於建築兩邊:一個面對公園,另一個面對科學文化宮後面將要重建的廣場。兩個入口都匯入一個寬敞的大廳,這裡的採光依靠環型天窗。在Rebelo的設計中,白色大廳是明亮的,牆壁採用清水混凝土,裝飾有常春藤浮雕,由此,建築室內設計定性為人像和抽象元素的對比。觀眾們從大廳經過一個漏斗型的區域,來到另一片看上去也有些神聖的地方。這裡的設計與大廳相反,紅色清水混凝土牆壁上裝飾了常春藤淺浮雕。美術館的輔助房間、通往公園層面的門以及屋頂都圍繞著白色的入口大廳排列。所有展廳和公共區域都可以通過紅色的天井到達。門窗的形狀和大小總體上視美術館外牆的折皺而定,與周邊環境的呼應。通過在設計中加入公園元素,Rebelo實際上要表現的是綠地的重建。在他的設計中,公園通道應該面向美術館結構,並且融入兩個中心環形區域。公園以這種方式反映在了建築師的設計方案中,表達了一種更為密切的建築、自然與藝術的融合。遺憾的是,產權問題的紛爭使得整個廣場的改建計畫不得不中途而廢,不但新建美術館的計畫就此胎死腹中,就連公園能否繼續存在也變得前途未卜。


 剖面圖

樓層平面圖和剖面圖


得益於美術館折疊的外牆,每間展室都有自己的特色。
 

美術館與鄰近公園相呼應,這也是對遊行廣場重新定向的一個建議。


Camilo Rebelo
1972年生於波多。在當地上大學期間即開始在Eduardo Souto de Moura建築事務所工作。1996年畢業後,繼續在事務所工作了兩年多,之後轉到Herzog & de Meuron建築事務所。
2000年創建自己的建築事務所。除了實際的建築設計工作,他還擔任波多大學建築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