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Search

STO

NO.20 Deutsche Welle (Sch_rmann Building) in Bonn

建築師 Joachim Schürmann Architekten,
科隆,德國
使用機能 公共建築
基地位置 Kurt-Schumacher-Straße, 波恩,德國
建造期間 -
使用產品 Sto保護液和底漆,外牆塗料,外牆塗
裝及用於周邊區域防潮體系



許爾曼樓的三棟翼樓的夾縫之間,矗立著20世紀初由 Murphy Jahn設計建造的郵政大樓。

Joachim Schürmann Architekten
德國之聲廣播大樓 (許爾曼樓),波恩,德國




    許爾曼樓可以說是德國戰後歷史上最為複雜的建築項目:先是最初的施工計畫變卦,不久後又因為洪水侵襲而受到嚴重損壞。如今,已經無法再從這座2002年完工的建築上看出其多舛的命運。經過德國之聲近十年的頻繁使用,它現在需要再進行一些修繕。
 


中間有一條通道從 Kurt-Schumacher-Straße街通向 萊茵公園(Rheinaue)。 


狹長的窗戶顯現了大樓的橫向延伸。連續窗帶形成立面的主要元素。
 
Egon Eiermann設計的“Langer Eugen“ 較長時期內都是聯邦議院眾議院的所在地。許爾曼樓最初的目的就是對其進行擴建。


大樓內,辦公室和播音室區域的空間感強。狹長的窗戶也在這裡再次出現。

 
Kurt-Schumacher-Straße街一側的外立面視圖



 
    1984年4月,Joachim Schürmann教授的建築設計事務所收到好消息:德國聯邦議院元老會剛剛決定,委託這家科隆的事務所設計德國聯邦議院眾議院在波恩的新建築,這是件既得名又得利的工作。 Egon Eiermann設計的眾議院大樓“Langer Eugen“建於20世紀60年代,如今要為德國聯邦議院的工作人員建造新的工作場所。

經過五年規劃後,終於在1989年11月開始動工,但這時的政治局面發生了變化: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後經過激烈的辯論,於1991年6月決定將國會遷往柏林。已經完工80%的許爾曼樓突然之間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德國對外廣播電臺“德國之聲”很快成為新的用戶人選;但做出最終決定之前又花費了幾個月的時間。

但真正的災難是兩年後的1993年“ 百年洪峰的大洪水”,萊茵河水位上升約10公尺。地下水水位也相應升高,施工的問題也隨之而來。Joachim Schürmann當時早已不負責該工程,而是委託其他人來執行。建築施工中的錯誤導致問題的發生:部分地方的臨時防洪設施被拆除,水進入地基下方,大樓被水淹達到70mm。在流入水的重力作用下,大樓因此發生傾斜,並完全裂成兩半。這次災難的責任歸屬爭論了十年之久,2007年才在業主和三家被訴的建築公司之間達成和解。這時,大樓早已進行了修繕,新的住戶(實際上還是德國之聲)早已入住。未能決定之前,工地閒置了約三年。人們稱它是一個“價值百萬的墳墓”。


總平面圖


但1994年聯邦議院選舉後不久,國會決定不按照原先的計畫將這座大樓拆除,而是與Joachim Schürmann一起對其進行修繕。又過了三年,直到1997年才正式開工。首先將地板下面的空隙填滿;另外加入了一塊厚達一公尺的鋼筋混凝土板。如此取得平穩後的大樓才能夠進行修繕。三分之一以上的一樓以及二樓以上的大部分都進行了重建。大量的支承結構使這些工作得以順利執行。然後對外牆中的裂縫進行了修復,最後於1999年才開始針對德國之聲需求進行改造。
 
在設計上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根據該媒體大樓的需求進行了內部調整。2002年完成,一年後由當時的德國總統Johannes Rau為該大樓正式舉行落成典禮。從此以後,三座翼樓就矗立在Kurt-Schumacher-Straße旁,它們平行排列,彼此略微交錯,每座翼樓又包含有多個建築體。狹長的窗戶突出了其富有特色的橫向結構,尤其是二樓以上的樓層。而一樓則大部分採用落地窗,因此,這些建築雖然主要面寬達335公尺,卻仍然給人一種極其輕盈的感覺。通向萊茵公園的公共通道也強化了這一形象。同樣作為通道設計的是直接通向“Langer Eugen“的主入口。從這裡可以進入各座翼樓。大大小小的道路將各個翼樓連接在一起。沿途有一些大水池,引發人們在庭院裡駐足逗留。室內的空間則需適應媒體行業的需要。因此,部分的播音室必須完全脫離主樓的房中房的結構。完工典禮以及後來賭場擴建十年後,該大樓在過去的兩年中因為聯邦德國政府的經濟計畫的關係得到了修繕。其重點是入口大廳上方的玻璃屋頂的修復、吸音天花的更新,還有水池也必須要重新封閉。